中產階級華人移民賬本示意圖。(法國《歐洲時報》英國版製圖)
  中新網3月1日電 據法國《歐洲時報》英國版報道,在千千萬萬海外移民人的心中或許都有一本移民帳,金錢、時間、情感,都是這本賬上不可忽視的項目。有人為了移民堵上了全部的身家,有人為了移民耗費了一輩子最美好的青春,也有人為了家人放棄了即將到手的移民身份……
  移民到底值不值?這個問題沒有標準答案。看看這些人的移民帳,也許能讓你的移民路走的更加理性。每個人的心中都有一座後花園,並不是生來就知道的,須得自己去尋覓,曲徑通幽,也許是移民,也許是其他。
  移民經濟賬:物有所值?
  “收入10萬英鎊比100萬人民幣的生活質量高”
  傅佑(化名)屬於英國華人圈子裡的中產階級,自己有一個經營良好的公司,做旅游和移民的相關產業,還有多出來的資金可以做房產投資,經常在中英兩國之間飛。妻子之前在一所英國小學當老師,後來有了孩子,就開始專職照顧家庭。兩個小孩,一個7歲,一個5歲,都說著一口地道的英語。假期全家人偶爾會坐著游輪來一次環歐旅行。
  在外人看來,現在的傅佑過著一種令人羡慕的生活。但傅佑的經歷也是千千萬萬個普通的從留學到移民,從讀書到成家立業的故事之一。在這裡,傅佑為我們回憶了這15年來在英國花掉的移民賬單。
  傅佑剛來英國的前3年都在雷丁(Reading)大學讀書,他記得當年的學費是每年7000英鎊(當時1英鎊約合14元人民幣),還不算平時買書等開銷。 3年下來,傅佑大約花費30萬人民幣。
  “那個時候,30萬人民幣對一個中國家庭來說不是一筆小數目,所以平時生活方面就會比較拮据。平時採購只去ASDA(食物價格比較便宜的英國超市),買東西只買帶白標的(超市自產的品牌)。一袋17便士的麵包,就是一個星期的早餐。當時上課之餘還打兩份零工,賺取多餘的生活費。”回憶起當年的生活,傅佑依舊曆歷在目。
  畢業後的傅佑在2003年註冊了自己的公司,開始做旅游生意。並且同年,成為英國高技術移民(Tier1)的第一批申請者。據他回憶,當年申請簽證的費用並不高,大約600英鎊。
  簽證下來後,傅佑更加全身心的投入到自己的公司上,5年期間,他的事業蒸蒸日上,生活基本穩定,移民對他來說,似乎是一件順其自然的事情。2007年,傅佑的Tier1 簽證到期,他的第一個孩子也在這一年誕生,然而令他措手不及的事情也在這一年發生了。
  那一年英國內政部更改了Tier1申請永久居留(PR)的有關條款,傅佑和妻子在轉PR時紛紛被拒,不得不提起上訴。“那時候真的很煎熬,看不到未來,就等著上訴結果,想著說不定哪天就要離境,孩子剛出生就要跟著折騰。”
  為了上訴成功,傅佑花了不少錢來請律師,加上申請費,大約有1.5萬英鎊。“當時真是沒有計劃回頭,家都安在了這邊,事業人脈都也基本穩定,簽證下不來都得回國重新開始。”
  情況終於在2008年有了轉機,傅佑的上訴有了結果,他和妻子拿到了在英國的永久居住權。那一年,他們有了自己真正意義上得第一個家,36.5萬英鎊,買了一套區域位於較好地段的房子,方便孩子以後上學。
  說到占英國生活費用很大一部分的住房,傅佑說,可能他的情況稍有不同,之前雖然一直都在租房,但頗有經濟頭腦的他一直都是在做二房東,把租到的大房子再分租出去,收到的房租就可以兼顧自己住宿的部分。
  就在2013年,由於他的妹妹也嫁到英國,傅佑為了把國內無人照顧的爸媽也接過來,在倫敦用60多萬英鎊買了第二套房子。7歲的大兒子正在一所英國的私立小學讀書,每年學費加各種業餘愛好培訓需要至少2萬英鎊,而小兒子將來也是同樣的安排。
  他說:“經濟不寬裕的時候,覺得孩子讀公校就可以,然而條件好了,就想給他們安排更好的環境,希望他們將來走入精英階層,不用跟我以前那樣辛苦。”
  “很多事情在發生的時候都沒辦法評論與否,當年選擇移民雖然辛苦,但是現在回想起來,並沒有後悔當初的決定。可能我錯過了國內那幾年好的發展機會,當年回國可能會比現在有更多的積蓄,” 回想移民的歷程,傅佑說,“但是英國環境、教育、福利等各方麵條件還是高一些,在我眼中,英國一年收入10萬英鎊,比在國內100萬人民幣的年收入的生活質量要高很多。1移民體驗賬本示意圖。(法國《歐洲時報》製圖)
  “親身體驗,能把風險降到最低”
  碰到郭瑞(化名)是在北京飛倫敦的飛機上,從考究的穿著可以看出他經濟條件還不錯,臉上的倦容卻明顯看出他睡眠不足。邊翻著筆記本里的財務報表邊嘟囔著:“怎麼會頭等艙和商務艙都賣光了,又要折騰一次了。”
  原來,郭瑞的妻子和5歲的女兒在一年前都移民到了英國,而他的公司業務又都在北京,每兩個月他就要這樣往返一次來英國看望他們。“我的簽證一次半年啊,正好來回三次,然後再申請下一個半年。”他對記者解釋著。
  移民對於郭瑞來說,是一個不長也不短的故事。在女兒剛出生的那一年,郭瑞和妻子就開始在考慮移民的事情,為了將來能讓女兒有個更好的成長環境,夫妻倆也更努力地賺錢。
  一開始,他們選擇的移民地是加拿大,前期花了10萬元人民幣做各種考察和找中介準備資料等,但是隨著簽證準備的進程,加拿大的移民政策也在逐步收緊。最終10萬元人民幣打了水漂,移民加拿大也以失敗告終。
  但是,郭瑞的移民計劃並沒有因此終止,他和妻子接著把目光放到了並不是移民國家,但是歡迎中國人去投資的英國身上。在已經移民英國的好友的建議下,郭瑞和妻子這次做了更理性的選擇。
  在2011年的秋天,妻子帶著3歲的女兒到英國體驗了半年的移民生活,來決定是否真的移民。那半年裡,女兒體驗了當地的幼兒園,每個月大約2000英鎊的學費。妻子和女兒也經常到當地的社區參加活動,深入的瞭解英國的文化,她們住的房子每個月租金1500英鎊。
  半年的時間里,郭瑞的妻子和女兒越來越適應和喜歡在英國的生活,女兒從原來的不喜歡上幼兒園,變成了天天喊著想上學。“雖然那半年的花費也不少,但是很值得,畢竟要移民將會是一筆更大開支,對一個家庭來說是極其重要的決定。只有親身體驗過,才能把風險降到最低。”
  半年後,郭瑞的妻子辦理英國的100萬英鎊投資移民簽證。他們找了中介申請英國銀行的100萬英鎊貸款,但是要一次性交清每年4%的利息,也就是20萬英鎊,同時銀行賬戶要保持有10萬英鎊的保證金,另外還要一次性交給中介6萬英鎊的費用,以保證5年後可以成功地轉永居。
  時間到了2013年,郭瑞的妻子和女兒成功地拿到了英國的簽證,而郭瑞也從此過上了文中開頭的“空中飛人”的生活。他經常都是一下飛機顧不上時差就到公司開會,或者剛開完會就到機場,飛到英國參加女兒的一個重要的活動。而這樣往返一次的費用,又需要大概1萬元人民幣。“辛苦是辛苦,但是為了孩子也值了,我一個人辛苦一些沒什麼。畢竟事業都在國內,不可能放棄到英國重新開始,她們在那邊的生活開支也不小,我需要國內穩定的收入來保證她們母女的生活質量。”他略顯疲憊但又堅定地說。
  據郭瑞介紹,他的朋友中很多家人移民海外的都過著這樣的生活,特別是55歲以下還沒有退休的人。“但這也不是長久之計,長時間夫妻兩地分居,對家庭和孩子都不好,雖然我已經盡可能的多在兩邊跑,但小孩子長得很快,很多重要的時刻還是會錯過,我將來終究也是要過去的,現在就看那邊有沒有發展機會了。”  移民情感帳:我不願讓你一人
  一人獨享無意義,寧願回國陪他們
  見到小熊(化名),是在他決定離開倫敦回中國前的一個下午,頭髮有點亂,衣服也有些皺,疲憊的臉上略顯憔悴,完全失去了以往精明幹練的模樣。他說:“可能這個決定有點衝動,可人生有些重要的時刻我誤不起。環境再好,一個人獨享也沒有意義,我寧願回國陪他們,從海外高價給小孩購買奶粉。”
  小熊,7年前到英國留學。3年本科、1年研究生結束後,小熊申請了兩年的PSW簽證(Post Study Work)。在這期間,他並沒有像多數畢業生一樣投簡歷找工作,也沒有遵循父母的意見回到國發展,而是用自己的創業計劃拉到了一筆投資開始了自己的創業路。
  在英國,他遇到了自己一生最重要的人麗薩(化名),有人陪著他一起奮鬥,讓小熊有了更多的動力。然而,兩年前麗薩懷孕的消息,卻打破了這樣的平靜。
  由於兩人都是獨生子女,而雙方的父母都是抱孫子心切,無論如何也不同意讓自己的孫子出生在萬里之外的英國。再加上妻子的孕期身體不適,需要人照顧。但小熊的事業也正在起步階段,搞的焦頭爛額的時候,根本無暇顧及懷孕的妻子。
  就這樣,懷孕半年後,麗薩帶著肚中的寶寶獨自回到北京家中待產,小熊一個人在倫敦繼續工作。在送行的機場,他對她說:“等過了這一陣子,我回國陪你,一起迎接寶寶的出生。”
  計劃永遠趕不上變化,人生往往就是這樣。麗薩突然早產,而小熊乘坐的飛機,恰恰又因為天氣原因被迫在途中降落,延誤了回國。當風塵僕僕的小熊走進醫院的那一刻,女兒已經出生兩天。看著早產保溫箱中粉嫩的小臉,這個當爸爸的男人後悔了。並且暗暗的下決心,要在以後的每個重要的時刻都陪著她。
  小熊在中國待了兩個月,陪著產後的妻子複原,看著女兒一天天長大。但是他也不得不回到英國,公司的事情已經落了一堆等著他處理,客戶的電話天天不停地催。回英國後的小熊更加努力的工作,他要給他的小公主賺奶粉錢,創造好的生活條件,將來要讓她也出國接受教育。
  但小孩子總是長得很快,每次麗薩給他發來寶寶的照片,他都覺得又長大了。第一次笑,第一次爬,第一次發出咿咿呀呀的聲音,他都沒有看到。“每天晚上都只能看著手機里的照片,而沒辦法抱一抱自己的孩子和愛人,那種煎熬可能只有成了家、當了爸爸的人才能理解吧。”小熊帶著傷感的說。
  轉眼間女兒已經一歲了,而一年中,小熊只回過4次國,每次都行色匆匆。而麗薩,適應了在國內同家人一起的生活後,也似乎不願再回到英國。
  就在一周前,在他錯過了和家人慶祝女兒一歲生日後,小熊下了一個決定,他要放棄即將拿到的移民身份,回國發展。(成立公司後,小熊在3年前申請了英國3+2的投資移民簽,5年後可獲得永居)
  “這幾天白天都忙著尋找接手公司的合作方,晚上處理各種賬單,處理家裡的零零碎碎的東西。暈頭轉向,整個睡眠嚴重不足,”他疲憊又釋然地跟記者說,“不過也很開心,似乎心裡一下踏實很多。也許以後還會再回來,不過到時候一定是等孩子大一點,帶著家人一起回來。至於事業,有經驗在,哪裡都一樣,我已經在和國內的項目合伙人接洽了。”  移民時間賬:逝去的青春年華
  “哎,早知道本科就不學這個專業了。”當小申打開郵箱,檢查了一遍,發現自己投出去的簡歷仍然石沉大海,沒有任何音訊,她不禁一聲嘆息。這是她近3個月來,幾乎每天都要重覆的事情。而對於接下去幾年的路,她更是茫然。
  1989年出生的小申來自湖南的一個三線城市,父母在當地做生意,家境算得上小康。2008年,帶著父母的期待,她來到倫敦就讀基礎心理學的本科課程,“當時沒想過將來的打算,就覺得能申請到學校那就來讀吧”。
  小申本科結束後,讀了一年同專業的碩士課程,畢業剛好趕上了最後一批PSW簽證(post study work,即“畢業後留學生可獲得2年工作簽證”的政策,但英國已在2012年4月取消了這一簽證種類)。“我當時覺得反正自己年紀還小,也不想這麼快回到父母身邊受到束縛,所以既然能申請(PSW簽證),就又多留了兩年。”小申說,自己的“冷門專業”並不容易找工作,於是她當時就隨便找了一個中國人開的公司,“混混日子”。
  隨著簽證到期日臨近,在英國“悠閑”生活了近6年的小申突然發現自己面臨著去留難題。按照英國移民法,凡在英合法居住超過10年的人,即可申請永久居留,再過一年可獲英國國籍。“我過年的時候跟父母視頻,商量了一下,他們希望我能留下來等拿到永居再回去,我自己也在糾結,”小申的考慮是,她已經在英國獃了快6年,相較於取得永居資格所需的時間要求,等於是“萬里長征已走完了一半多”,而且自己所學的心理學專業,回到中國國內並沒有太多就業優勢,“等於來了6年,回去就是一場空”。
  然而,要繼續留在英國就必須“湊”滿接下去的4年,這並非易事。在英國,不能重覆申請同等學位,而小申已經讀完碩士了,再讀就只能申請博士。“我可不想成為女博士啊!”一想到這個辦法,小申滿臉無奈。最終,她前不久申請了ACCA(英國特許公認會計師)課程,一來能多拿到兩年簽證,二來也希望拓寬將來的就業路。
  ACCA雖然一周只有兩天課,但對於小申來說,壓力卻是前所未有的大。“跟我之前學的專業完全沒有關係,我現在只考出來3門,越往後學越難,我不知道自己最後是否能考出來,”小申說。
  朋友們聚會時,大家也會給小申出主意,如何填滿這10年:
  “不行你就再去讀個PHD(博士學位)算了,這樣肯定夠了。”
  “可是我不想做女博士啊!”
  “那你要不轉5萬英鎊創業簽證啊?”
  “那個要很詳細的計劃書,我現在真的完全對創業沒想法啊。”
  “或者你找個老外嫁了吧。”
  “額……”
  小申說,雖然大家給她出了很多主意,但她覺得最實際的還是要有穩定的工作,這樣才能支撐自己在英國長遠生活下去。相比於之前“過一天算一天”,如今小申一邊在讀ACCA,一邊開始在網上海投簡歷,希望能儘快找到一家提供相關職位的公司開始實習,“最好以後能給我提供工簽”,小申這樣憧憬著。
  那假設沒有這樣的機會呢?“或許那就只能嫁人了吧。”小申半開玩笑地說,自己有一個女性朋友,兩年前已經拿到了永居,如今在一家英國公司工作,但因為工作環境幾乎都是老外,一直沒有找到合適的婚戀對象,眼看著已年近三十。“她把自己最好的青春年華都奉獻給了英國,我不知道我會不會像她一樣。所以,如果能找到合適的人嫁了,可能也是不錯的選擇吧”,小申聊起周圍的人,透著淡淡的憂傷。(侯清源 吳佳)  (原標題:聚焦英國華人的“移民賬”:時間都去哪兒了(圖))
創作者介紹

會場佈置

dr16drkasm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